综合教育

城乡学校,手拉手一起走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浙江建设教育共同体,探索义务教育“乡村弱”现象的破解之道

  城乡学校,手拉手一起走(解码·教育均衡发展)

  本报记者 江南

  核心阅读

  义务教育“乡村弱”问题怎么破解?在浙江,城镇优质学校与乡村薄弱学校结成教育共同体,通过融合型、共建型、协作型等几种模式,将城镇优质教育资源下沉到乡村,激发乡村学校内生活力。

  这不是单向的“输血”,农村学校的特色优势也能反哺城镇学校,借助新技术手段,实现双向融合、共享共用。

  下课铃响,浙江省瑞安市新纪元实验学校芳庄校区热闹起来。修葺一新的操场上,活跃着孩子们运动的身影;教室走廊上,学生们三五成群愉快地交谈。

  “这样的画面,在两年前很难想象。”这所瑞安西部山区乡村学校的党支部书记陈旭剑感叹道。几年前,芳庄乡每学年户籍适龄儿童有200多人,可芳庄乡学校的生源却一再流失,2018年招收的一年级新生只有3人。办学效率低、教育成本高,学校难有办学活力。

  义务教育“乡村弱”问题怎么破解?经过调研论证,芳庄乡决定把山区乡村学校办学交给优质学校托管。从2019学年开始,芳庄乡学校成为瑞安市新纪元实验学校芳庄校区。不到一个学期,办学质量提升显著,当年秋季招生就回升到90人。到了第二年,该校区招生人数已变成263人。

  城乡学校“手拉手”结成义务教育共同体后,这样喜人的变化,正在浙江各地乡村中小学里发生。去年年底,浙江省教育厅等四部门共同发布《关于新时代城乡义务教育共同体建设的指导意见》,浙江成为全国首个全省域开展城乡教育共同体(简称“教共体”)建设的省份。

  强校托管弱校,办学同步化

  在群山围绕的衢州市柯城区七里乡大头村,鹿鸣小学七里校区是一所“小而美”的乡村学校。校园里立起的LED大屏上,正滚动播放“在校一日生活圈”的画面;依托“数字化校园”建起的全科教室里,七里校区的学生可以和本部同学“云共享”同步课堂;劳动实践基地“淘源”菜地里,蔬菜旁有二维码,学生还能体验网上直播卖菜。

  作为柯城区探索“一校两区”模式的发源地,被鹿鸣小学托管14年来,七里校区的变化巨大。2006年城区“强校”鹿鸣小学和偏远山区的七里小学挂钩合并,开启了试点改革。

  柯城区教育局副局长刘秀芬说,“一校两区”或“一校多区”模式,是由一所城镇学校与一两所乡镇学校重组,城区“强校”来托管农村“弱校”,开展同步化办学,校区间不仅能无障碍调配人、财、物资源,而且实行一体化考核评价机制。如今,该区已有9个这样的融合型“教共体”。

  “教共体”内的城乡学校,不是简单的送教支教或结对帮扶,通过融合型、共建型、协作型等几种建设模式,让城镇优质教育资源下沉到乡村,激发乡村学校内生活力。

  “如何破解优质教育城乡不均衡问题,让乡村孩子‘读好书’,已经成为教育发展到优质均衡新阶段面临的新问题。”浙江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副处长朱国清说,离开乡村教育优质均衡,就不是真正的教育现代化。

  推进“教共体”建设,正是要推动城乡学校共同发展、优质均衡,促进乡村学校质量提升与特色化发展。截至去年年底,浙江全省所有1025所乡村小学、271所乡村初中已实现“教共体”受援全覆盖。在此基础上,浙江提出,全省域推行“教共体”建设。今年,新增城乡义务教育共同体结对学校1500所。

  教师双向流动,发展可持续

  “教共体”以强带弱、共同发展,关键依靠什么?只有教师们愿意去、留得住、教得好,才能真正推动乡村教育可持续、高质量发展。

  “现在芳庄校区的老师几乎都是新纪元实验学校派来的。”陈旭剑说,结成“教共体”之前,该校在编教师17人,50岁以上的就有11人。年轻教师流动过来后,新纪元实验学校的优秀办学经验也流动到芳庄校区,在课程教学、德育活动、师资培养等方面都有不少改革创新。

  为了让城乡教师双向流动起来,浙江省在《关于新时代城乡义务教育共同体建设的指导意见》中,专门对推动师资流动、优化激励机制等提出新办法。比如,今后浙江各地可以将精简收回和挖潜调剂出来的各类事业编制资源,统筹用于补充中小学教职工编制,并向“教共体”适当倾斜。

  中小学教师实行“县管校聘”管理,也是一项突破。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将加强县域内“教共体”内部师资的统筹管理、调配和交流。优先满足“教共体”内教师的双向交流和城乡有序调动,优化师资结构。

  在融合型“教共体”内,教师将实行无障碍调配;共建型“教共体”的核心校要选派骨干教师,到每一所成员校任教;协作型“教共体”则根据学科要求,指派一定数量教师到乡村学校支教。此外,通过建立“名师工作室”,指导乡村学校中青年教师成长;通过乡村教师到共同体学校轮训、常态化开展教师网络研修等方式,提高乡村教师的专业能力。

  龙游县去年5月启动小学“教共体”改革,目前7个“教共体”在编教职工减少了111人,减幅18.66%,中层干部减少了35人,减幅35.71%。“建立‘教共体’内部教师流动机制后,统筹安排校区教师,老师们从‘学校人’向‘教共体人’转变。”龙游县教育局基础教育科科长方小康说,这样有效盘活了“教共体”内的干部教师资源。

  城乡资源互补,教学有特色

  “教共体”建设改革再往深里走,还能在哪些方面努力?浙江一些先行探索地区的学校继续迈步。

  被教育部确定为国家级信息化教学实验区的柯城区,在“一校两区”模式基础上探索升级,原先由城镇优质学校对乡村薄弱学校的单向“输血”,正向城乡资源互补、双向联动与反哺的模式转变。

  传统布局的学校教室,正变为更适合乡村学校特点、更智慧化的新型教学空间。柯城区已有26个新型教学空间建成投入使用。一些试点乡村学校建起了全科教室。利用农村小规模学校小班化的特点,改造原有教学空间布局,将教室划分为多个不同的功能区,开展基于互联网的线上线下同步教学。

  一堂线上线下互动、虚实结合的美术课,正在巨化三小的两个校区同步进行。位于乡村的柯山校区建有兰花园,美术老师通过移动终端将兰花实景分享给本部学生,大家一起观察兰花。老师还在平板电脑上绘制了几枝兰花,将作品上传,通过互联网同步设备,两个校区的学生共同赏兰、画兰。

  “如果说早期以送教、支教为主的模式是1.0版,以接管、托管来实现的‘一校两区’模式是2.0版,那么在信息技术的支撑推动下,通过‘互联网+教育’和新型教学空间建设,两个校区融合为互依共生的发展共同体,可以说是3.0版的探索。”刘秀芬认为,未来,农村学校独有的教学空间特色和优势,逐渐可以反哺城镇学校。

  像柯城区新华小学两个校区合作的“光合森林”项目,借助物联网等技术,让城里孩子感知乡村美景,共同参与户外课程。“我们是‘一校两区’,更要实现‘两区一校’。”校长童伟强说,重新审视城乡教育资源的新差异,挖掘潜在的发展空间,并借助新技术手段,努力实现校区特色资源双向融合、共享共用。

  近几年,浙江省积极探索依托互联网等信息技术优势,促进城乡优质教育资源共建共享,开展“城乡携手、同步课堂”等项目试点,已有3005所城乡学校开展“互联网+义务教育”结对帮扶。浙江还将启动建设“教共体智慧服务平台”,在大数据精准诊断、教育质量评价等方面,赋能“教共体”建设。

[ 责编:田媛 ]
阅读剩余全文(

基础教育

从“211工程”“985工程”到“双一流...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光明日报记者 周世祥 靳晓燕 唐芊尔

追梦 使一批高校水平快速提升

  3月的北京,中关村路口车水马龙。向西北边望去,燕园古朴的博雅塔与现代化的教学楼交相辉映,共同守望百年芳华。

  来往的人群或许并不知道:1997年,北京大学南校门外曾经竖起过四块宣传牌,上书20个大字:“逢世纪之交,迎百年校庆;乘百年东风,创世界一流。”

  从重点建设一批高校、学科,到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一流学科,这是时代的召唤,也承载了一个民族复兴的梦想。

  20世纪90年代初,“211工程”逐渐被人熟知:面向21世纪、重点建设100所左右高等学校和一批重点学科。这一工程于1995年11月经国务院批准后正式启动,成为中国实施科教兴国战略的重大举措,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由国家立项、在高等教育领域进行的规模最大、层次最高的重点建设工程。经过一段时间建设,先后有112所高校跻身“211工程”,教学科研成效显著。

上海交通大学举行二〇二〇年毕业典礼。  新华社发

  1998年5月,北京大学百年校庆之际,一个更高的目标被提出:“为了实现现代化,我国要有若干所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一流大学。”1999年,国务院批转教育部《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985工程”正式启动建设。时光流转,放眼全国,“985工程”学校数从北大加清华之“2”,到“2+7”,再到34所,最终定格在39所。

  2015年8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将“211工程”“985工程”等重点建设项目统一纳入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

  “双一流”建设是“211工程”“985工程”之后,又一次体现国家意志的高等教育发展计划。

  “我们对高等教育的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对科学知识和卓越人才的渴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烈。党中央作出加快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战略决策,就是要提高我国高等教育发展水平,增强国家核心竞争力。”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指出。

  “抓住重点带动面上工作,是唯物辩证法的基本要求,也是我们党在革命、建设、改革进程中一贯倡导和坚持的重要方法论。”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原会长瞿振元表示,通过重点建设,可以使一批高校的水平快速提升,在世界高教版图上占有一席之地,进而带动中国高等教育的整体发展。

  据统计,2020年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54.4%,在学总规模4183万人,已建成世界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体系。我国高校在全球的位次整体大幅前移,进入世界排名前列数量显著增加,近100个学科进入世界排名前千分之一。

  中国高等教育在传承中变革、在创新中成长。

变革 追求高质量内涵式发展

  什么样的高等教育才是世界一流?

  20世纪80年代,当时任北京大学教务长的王义遒和时任北大校长丁石孙讨论“世界一流大学”时,还没有明晰的想法,“只是觉得中国要赶上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步伐,建设自己的一流大学时不我待”。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月宫一号”实验人员在“月宫一号”舱内工作。图片由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提供

  缺资金、科研条件落后、教师队伍断层,这是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大学的现实。“‘现代文学’专业是全国顶尖的重点学科,可全教研室二十来人只有一间原燕京大学女生宿舍改造的办公室;生物系的基础实验室,学生要一手扶着显微镜镜筒,一手描图。”王义遒回忆。

  随着“211工程”“985工程”“双一流”建设的实施,中国大学的办学水平、学术竞争力、科研实力、国际影响力等快速提升。人们对世界一流的理解越来越清晰:以立德树人根本任务为牵引,进行内涵式建设,在具有可比性的领域进入世界一流行列或前列,不唯排名、不唯数量指标。

  “办好中国的世界一流大学,必须有中国特色。没有特色,跟在他人后面亦步亦趋,依样画葫芦,是不可能办成功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

  2017年9月,“双一流”建设名单公布。首轮进入“双一流”建设的高校共计137所,其中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42所,分列A、B两类;世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95所。

  在日前印发的《“双一流”建设成效评价办法(试行)》中,人们看到:建立成效评价结果多维多样化呈现机制,按不同评价方面、不同学校和学科类型,以区间和梯度分布等形式,呈现建设高校和建设学科的综合评价结果,不计算总分、不发布排名。

  “高校必须淡化论文收录数、引用率等指标,强调主动服务国家重大战略和行业发展以及区域发展需求,培养与之匹配的、具有专业能力和实践应用能力的创新型人才。”复旦大学校长许宁生表示。

  改革永远在路上:实施人才培养制度改革、科研体制机制改革、人事制度改革等关键环节改革,推进学科专业体系建设,学科布局更加优化;实施“六卓越一拔尖”2.0计划,在17个基础学科实施拔尖学生培养计划,首批布局104个基地;新工科、新医科、新农科、新文科“四新”建设交织融合、引领发展,高等教育人才培养体系全面创新……随着新机制逐步建立,高校的人才培养能力和学术生产能力进一步释放。

创新 筑牢民族复兴的基石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若干所大学和一批学科进入世界一流行列,若干学科进入世界一流学科前列;到2030年,更多的大学和学科进入世界一流行列,若干所大学进入世界一流大学前列,一批学科进入世界一流学科前列,高等教育整体实力显著提升;到本世纪中叶,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数量和实力进入世界前列,基本建成高等教育强国……从“双一流”建设的重要节点可见,高水平大学和学科的发展与国家发展同向同行。

  今天,人们更自觉地意识到:高校是国家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原始创新、基础研究、技术变革等方面,高校发挥的作用愈加显著:承担了全国60%以上的基础研究和重大科研任务,获得了60%以上的国家科技三大奖励;高校哲学社会科学队伍和研究成果均占全国总数80%以上,在载人航天、量子通信、超级计算机等领域产出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标志性成果,有力推动了创新型国家建设。

  “一流是引领。分类办学,错位发展,各高校应当做大做强优势领域,找准办学定位,与其他高校错位竞争,构建动态平衡、良性竞争的高教生态系统。”华中师范大学国家教育治理研究院院长兼长江教育研究院院长周洪宇表示。

  上海交通大学创建了海上大型绞吸疏浚装备的完整技术体系,技术水平跃居世界前列;华南理工大学实现高性能芳纶纸基复合材料产业化,已成功应用于国产大型运输机首飞;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牵头组建国家航空发动机及燃气轮机基础科学中心,协同创新加速航空发动机研制和关键技术突破……中国高等教育在不断行进中更加成熟、自信,正昂首向前,积极寻求从高等教育大国到高等教育强国的历史性跨越。

扫一扫,了解北航“月宫一号”团队科研新进展

    《光明日报》( 2021年04月02日 05版)

[ 责编:张璋 ]
阅读剩余全文(

国际教育

主动发力防范校园网络霸凌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据《工人日报》报道,这几天,一则“公众号为有偿删帖造谣初中生渣女”的新闻冲上热搜。据警方介绍,这是一种新型网络犯罪,相关公司有着严密的分工和组织架构,在网络上恶意编造虚假信息,贬损青少年人格,破坏青少年名誉,使青少年在生活学习中受到现实压迫,最终实施“有偿删帖”谋取非法利益。

  目前,6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网络水军将罪恶的“黑手”伸向校园和孩子,令人不寒而栗。网络水军借造谣生钱的模式,正向所谓的专业化、协同化、产业化发展。面对新的网络霸凌形式,学校和家庭都要加强关注,帮助孩子拿起法律武器,勇于面对。

  据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我国现有9.4亿网民中,10岁以下的小网民占了3.5%,儿童媒介使用的低龄化愈发明显,且与成年人产生了新的知识鸿沟和代际关系。随着万物皆媒(网)逐渐成为现实,作为数字“原生代”的当代青少年,已经快速、有效地参与到当下的新媒体传播环境中来,深受着媒介环境的影响。

  学会和使用新媒介的能力是媒介素养教育的核心内容,通过媒介获取有用信息也是信息社会的基本技能。无论是传统媒介还是新媒介都给人类发展带来了极大的利益,这也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但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新媒介出现后,“双刃剑”现象也随之出现。比如,网络上不良信息、网络诈骗、网络欺凌也扑面而来。正如新闻所报道的,网络水军将罪恶的“黑手”伸向校园和孩子,网络水军借造谣生钱的模式,正向所谓的专业化、协同化、产业化发展。

  面对新媒介环境下的这些新问题,全社会必须高度重视和警觉,防范网络霸凌侵害青少年。做好网络霸凌防范应该从以下几方面入手。一是家长作为孩子成长的第一监护人,在对孩子开展媒介素养教育过程中,家长要从传统的严格管控思维中转变成循循善诱式的正面引导,让孩子快速掌握怎么用,如何用。二是学校层面必须做好新媒介环境下青少年的媒介素养教育,学校教育自始至终是媒介素养教育的主阵地,学校必须努力提升青少年的媒介素养。三是社会层面必须建立相应的媒介管理制度和相关的法律法规,从媒介管理层面做好“把关人”,创建良性的媒介环境,严厉打击网络违法犯罪行为。四是从家庭、学校、社会三位一体做好舆论宣传工作,一方面是正确使用媒体、全面提升公民媒介素养的宣传;另一方面做好防范宣传,让诸如网络霸凌新型违法犯罪活动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作者:林喦,系渤海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 责编:田媛 ]
阅读剩余全文(